当前位置:首页 - PK10长龙投资策略

贵圈|“街舞”之战谁是赢家?爱奇艺VS优酷

2018-05-16

这场战争即将尘埃落地。发稿前夕,我们最后一次采访了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制片人徐向东,他有一种通过了大考的轻松,“在超级网综这块我们得到了我们该得的地位和话语权,我为我们公司在这场战役当中取得的成绩而感到骄傲。”两个月前不是这样的。我们第一次采访他的时候,他正在监控室观看录制,前方的喧嚣和后台的嘈杂混合在一起,虽然只是3月,但空气中散发出莫名燥热的气息 。他紧张而焦虑地, 抢先发问:“你看完两台节目了吗?说说观感。”另一台节目指的是爱奇艺的同题材综艺《热血街舞团》。

突如其来的发问令记者一时不知如何措辞,但他没有放弃,继续追问:“那就不说你,你们腾讯的朋友怎么看?”

徐向东是国内老牌综艺制作公司灿星的副总经理,其代表作包括《舞林大会》、《舞林争霸》、《舞出我人生》。而让这位沙场老将如此重视的竞争者《热血街舞团》的制片人车澈,在灿星时期曾是他的“徒弟”。

当车澈得知老东家将携手优酷入局时,曾直接与徐向东通话:“你为什么要和我做同样的题材?”

“今年很多平台都会做街舞,更何况灿星做了那么多舞蹈节目,这次舞蹈盛年,是不允许我们失位的。”徐向东答,并反问:“你觉得呢,我该做不该做?”

电话里,车澈表示了理解与优酷、爱奇艺一样看到街舞潜力、着手节目策划的,同一时期还有三家平台。2017年《中国有嘻哈》一家独大,在2018年再无可能。

谁都能看到这个战场的硝烟弥漫,甚至能看到前方部队的伤亡惨重:抢在去年底播出,以“国内首档顶级街舞竞技秀”为口号的《舞力觉醒》,因为评委不够专业、舞美简陋等原因屡受诟病,已被视为首档街舞扑街之作。

但每个人都必须拼尽全力。2016年底,车澈从灿星离职到爱奇艺,去年因爆款网综《中国有嘻哈》升任爱奇艺副总裁。《热血街舞团》是他在新职位下交出的第一个作品,也是爱奇艺在垂直领域超级网综的又一记重拳,不容有失。

对优酷而言,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使命同样重大在上一年的缺席之后,优酷在2018年将超级网综作为布局重点,《这!就是街舞》作为《这!就是》系列的排头兵,被押上了大量的赌注:动员了国际制作班底加盟以及阿里系全域营销,投入超过3亿。

而灿星这样的“老公司”,格外需要一档“新节目”来证明自己。近年来王牌节目《中国好声音》式微,“灿星中年危机”的论调已经屡有出现,能否在“街舞元年”踩准节奏,一定意义上,将影响灿星的道路方向。

当晚20点,两档街舞类节目同时开播。《热血街舞团》在爱奇艺首播,原本已经上线大半个月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,也特地将更新时间推迟到同时段,并直接在微博@《热血街舞团》下了战书人们仿佛听到了战争的第一声号角吹响,两档超级网综终于开启“正面刚”。

和千万网友一起观看《热血街舞团》首播的,还有《这!就是街舞》总导演陆伟。在灿星期间,陆伟和车澈兄弟相称,彼此熟稔,这令他在观看过程中对节目风格了然于胸:“车澈做节目可能会有很多雄性荷尔蒙的冲撞,他会追求整体的酷炫,不管是视觉上还是舞蹈上。”

甚至看到宣传词,陆伟都能判断是车澈的手笔,“什么团魂不灭之类的,很爷们儿,是他的风格。”

车澈来自东北,五官粗犷,身材壮硕,皮肤黝黑,常被朋友们调侃“身具异相”。而陆伟是地道上海人,出身名校,谦和儒雅,颇有知识分子气质比如,为了筹备《这!就是街舞》,他的准备工作,是从研读《街舞文化的起源》、《中国街舞的发展》、《街舞的流派》等一系列书籍开始的。

陆伟则打了一个更通俗的比方,“我比较偏文臣,他(车澈)比较偏武将,这是我们做节目的本质区别。”

可车澈觉得这种比喻并不完全恰当,“做导演是文武都得来”。但双方公认,过去共事期间,俩人不仅是同事,更是兄弟。车澈对《贵圈》盛赞“陆伟是一个很有才华、很性情的人”,而陆伟也回忆,车澈过去心情不好时常找他倾诉,两人是可以交心的兄弟。

甚至,相比正面战役,更残忍的地方在另一些更为隐晦的战场:比如《热血街舞团》上线1个小时后,节目官微便发出了“上线40分钟总播放量破亿”的捷报,但很快他们就被“打了脸”:有微博大号放出一张《热血街舞团》上线前一分钟播放量已达8700万的截图,直指节目组数据造假。

车澈对《贵圈》解释:“这个数据没问题!”理由是:几乎所有的视频网站都在计算大项目的总播放量时,都是取节目的视频专辑(正片+短视频cut)总数据。

但言谈中他对这种情况仍颇有情绪。“为什么要把事情拎出来讲呢?”他反问,“那请问提出争议的一方,难道他们的所谓的总播放量不是总加成的吗?”

车澈没有明说“他们”是谁,自然更不会像过去那样,一个电话打给徐向东质问。事实上,自从两档节目正式进入对抗状态之后,双方就已经彼此有意回避了。兄弟师徒之情,首先都得让位于职场规则。

而在陆伟的角度,他委婉地形容自己和车澈现在的对战像在街舞battle,“battle完了之后,还是peace and love。”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战争,以及战争的后续影响,也许并没有那么容易消除。

2016年底,车澈离开灿星入职爱奇艺。有消息称,车澈之所以从灿星离职,除了一些个人原因外,直接原因是灿星放弃了车澈的《中国有嘻哈》,爱奇艺闻讯而来,联系了这位制作人:“当时《嘻哈》的企划案灿星内部讨论过了,但是最终没有决定制作。爱奇艺得知之后主动找上门,和车澈一拍即合,给他的条件也还比较优渥,车澈就去了。”一位知情人士告诉《贵圈》。

对于车澈的离职,灿星内部人士表示理解,“车澈本身很有野心,但在人才辈出的灿星,他始终还是年轻,真正走上巅峰还需要时间。”

结果车澈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证明了自己的选择。随着《中国有嘻哈》的走红,车澈声名大噪,节目播毕不久,他升任爱奇艺副总裁。

将《热血街舞团》作为升职后的第一个作品,车澈毫不避讳地承认自己“志在必得”:舞蹈类综艺是他的拿手菜,《舞林争霸》、《舞出我人生》、《中国好舞蹈》都是过去车澈在灿星的重要履历;而平台方爱奇艺也拿出了比《嘻哈》更大的投入和更优的资源。无论从哪个层面,这个80后导演都显得大有可为。

困难主要来自外部包括爱奇艺在内,有五家平台都有意涉足这个题材。因此,车澈为了抢占先机,在《中国有嘻哈》录制后期,就开始着手舞者邀约和筹备工作,2017年8月底,《热血街舞团》项目正式启动。

那时车澈还自信于全程节奏都在他的控制之中,直到一个多月后,他恍然发现:即将面对的最大的敌人,是他的师父和兄弟。

实际上,徐向东接到战书是个“意外”。《这!就是街舞》是优酷2018年最重头的S级网综项目之一,投入超3亿,由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亲自挂帅。去年9月,杨伟东主动找到了徐向东,邀请他们参与此次街舞项目的竞标。

当时,徐向东手上正忙着《蒙面唱将》,原本没有这个计划,但他立即嗅到了其中的价值如果灿星能凭借这次超级网综试水成功,就能在综艺领域开启新版图,意义至关重要。

当时参与竞标的并不止灿星一家,优酷制片人宋秉华表示,之所以选定灿星,是因为它是“全中国最擅长歌舞类节目的制作公司,也是全中国所有的制作公司里面的旗舰型的公司”,他还透露,这个项目并不是两家的短期合作,如果《这!就是街舞》成功,未来势必会有更多探索空间。

2017年10月,优酷《这!就是街舞》项目启动。昔日的师徒将在战场上重逢,以对手的姿态。

为了赶上爱奇艺的进度,身为节目制片人的徐向东迅速为其搭建了核心团队:陆伟因其稳重担任总导演,“舞林总教头”方俊继续担任舞蹈总监,《蒙面唱将》导演担任总编剧,“老将”郑磊担任后期总导演,共同组成了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豪华班底。

但车澈并不畏惧,他对“敌方”阵容相当熟悉,毕竟,那都是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。熟悉到什么程度呢?车澈形容:“如果他们今天开会,我只要知道他们讨论的主题是什么,就会知道他们做的选择是什么。当然,他们也这么了解我。”

而他在爱奇艺也组织了自己的队伍:与《中国有嘻哈》的音乐总监刘洲、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的视觉总导演唐焱组成“黄金三角”。

操盘者的差异,最终造成了双方节目风格的分野。有人将这两档节目的battle,视为街舞圈两大流派Old School和New School之争。不过,一位《这!就是街舞》选手给了《贵圈》一个更方便理解的比喻:“爱奇艺的赛制好像是拉斯维加斯的一个周末,所有观众看拳击比赛,看舞者厮杀,老板们都坐在二楼一个包间,喝着香槟庆祝。而我们这边感觉就是来到了一个武馆,有教练在带着你,把你送到舞台上,回过头我再看,也会觉得很安全。”

《这!就是街舞》副总导演贾超记得,自己在去年10月开始招募舞者时,对手《热血街舞团》早已经完成了50多个厂牌签约,“压力真的非常大”。

几乎是《这!就是街舞》一启动,贾超就从《蒙面唱将》项目被临时抽调到这个战略意义的节目中,迅速和公司另外三个团队的导演组成三、四十人的全国招募队伍,一头扎进了“一礼拜飞四个城市”的高强度工作中。

所谓“街舞元年”,在一定角度上,意味着节目组没有成熟的舞者资料库,只能筚路蓝缕地建立:“先查全国各地的舞房,再下赛区,一个个舞社去谈,一个个舞者去见,一天飞两个城市都很常见。最远到过云南的村子里。”

和《热血街舞团》以厂牌为单位的招募方法不同,《这!就是街舞》制定了以舞者个人为单位的差异化模式,试图逐个突破。贾超预定的目标是:街舞圈Underground大型比赛的冠亚季军,至少全部都要见上一面,保证一百号人。

要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,“拔尖的只是那几个”这也就意味着,在优质选手的招募上,几个节目组之间存在大量重合。

而后发的劣势相当明显:很多时候《这!就是街舞》团队抵达当地后,发现许多舞者已经与《热血街舞团》达成了初步的意向,有的甚至已经签署了合作意向书。

可以想见,战场的另一边,爱奇艺获得的是压倒性优势。“形势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乐观。”《热血街舞团》选角导演吴许对《贵圈》说。最初他们的目标是全国范围内三、四十家舞团、百余人的初步意向,但工作展开后,“很多舞团都主动找过来,最后有100多家舞团联系我们,我们选择了93个舞团进行了面谈。”

车澈颇为满意于这个结果,他笑称:“内心定的KPI瞬间就完成了。”因为人数太多,录制前节目组还不得不淘汰一些已经签订意向书的选手。

这一部分在赛前就被淘汰的选手,有消息称,随后被《这!就是街舞》接纳。在《贵圈》的采访中,陆伟也证实了这一情况。但这一行为却意外摩擦出了舞者间的火花:有些参与了《热血街舞团》的选手自恃实力:“面试没过的好多都去了优酷”;而参与了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选手则强调选拔标准有别:“爱奇艺都是主打厂牌,个人能力强的舞者还是在优酷。”

11月,双方的战争进入到更加胶着的巷战阶段:《热血街舞团》初步完成了与各大厂牌签约,进入敲定具体参赛名单的阶段;而《这!就是街舞》放弃厂牌官方路径,直接进入内部,对优质舞者逐个击破。

舞者们都直接感受到了双方一点即燃的火药味。一位不愿具名的选手告诉《贵圈》,招募过程中经常会遇到被撕扯的情况:“导演直接会说你们不要去别家,他们这个不好,那个不好,要来就来我这边。”一些更加小道的消息开始在选手中流传比如,有些人得到了导演组的名次承诺。导演组否认了这些传闻,但无疑,这刺激了选手们的选择焦虑,“水很深的。”该选手评价。

但哪怕是做完了选择,也有可能会后悔。比如说,当选择了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选手们发现,自己的住宿标准是三星级,而《热血街舞团》给安排了五星级酒店的时候。这是一个会激起集体情绪的现象,“有人提出过异议,但是没用。”最后的解决办法是,优酷给予了一些情感抚慰,比如每天为选手们准备新鲜水果。

“没用”的原因之一,或许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临时转投其他节目。有选手透露,两方的合约中都有排他性条款,甚至其中一方明码约定,如果临时毁约转投别的节目,需要支付千万级别的违约金。

如果把战前的一系列选手选拔视为军备竞赛,普通舞者显然还只是常规级别,比拼的重点更来自于金字塔尖的“大神”们为此双方可以使尽浑身解数。

《这!就是街舞》采取的是“背靠大树”的方式。灿星与中国舞蹈家协会合作多年,去年10月,在舞协领导的协调下,全国32个省份的联盟代表到上海参加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动员会,徐向东亲自带着陆伟、方俊和其他主创到场。

北京SPY舞团的淡淡出席了会议。她是中国舞蹈家协会的副会长和北京联盟的负责人,也是圈内屡获大奖的顶尖爵士舞者。在她的印象中,当时会议气氛有些严肃,舞者们都不肯主动发言,最后她站了起来,向徐向东团队提问。

她的第一个问题是,“既然天猫作为出品方,阿里巴巴对这件事情能支持到什么程度?”答案是:“全力以赴。”

此外,会议上强调《这!就是街舞》赛制上更注重传统舞蹈比拼,并承诺会请到淡淡仰慕已久的编舞师Galen Hooks。因此她在会议一结束就给合伙人打电话:“我要参加这个节目。”

爱奇艺并没有那么容易放弃。在知道她要转向后,《热血街舞团》仍多次联络、劝说,车澈也亲自联系了淡淡,甚至开出条件:“只要你说出来,能做到的都满足你”。

但淡淡的诉求确实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:“第一,你的游戏玩法不是我喜欢的,饥饿游戏,大逃杀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我玩不了这个。”第二呢?“我想认识高晓松。”

不过,《热血街舞团》也有自己的目标群体。来自成都的肖杰曾连续三年荣获Keep On Dancing世界街舞精英挑战赛的Locking组冠军,是亚洲首个在此项赛事上接连夺冠的选手。但作为舞协成员,他没有出席动员会。“舞协的人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去,我先答应的车澈,这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2014年肖杰在《中国好舞蹈》中与时任总导演的车澈相识。作为《热血街舞团》最早确认的大神之一,肖杰对车澈的信任溢于言表:“车导设计的赛制很新,虽然真的非常残酷,但是很好玩,也很好看。我们的舞蹈是要面向大众的,怎么样把我们的舞蹈展现给大众、获得大众的接受和认可,这个只有车导能够做到。”

相比徐向东团队借助舞协力量,车澈的行事风格,也更接近于他豪爽的个性:以饭局开路,以情感动人。

去年车澈曾在上海组了一个饭局,成都星空间的杨凯、Hello Dance的黄潇在内的十几位大神级街舞厂牌负责人都在场,肖杰率先发言:“我先给大家介绍车澈这个人,用我们四川话说就是耿直。”

回想起那天的饭局,肖杰印象最深的,就是每个人都被带动得很兴奋,“那天都没怎么吃,就是光说了,大家一直在幻想要火了、要火了、要火了??”那天饭局上的所有舞者几乎都应允了车澈,参加《热血街舞团》。

在那之后,肖杰不下十次收到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邀请电话和私信,他都一一坚决回绝了。而在后续播出的节目中,肖杰果然也实现了他“玩得起”的诺言,一个人车轮战PK掉了六人,炸翻全场。

两位总导演和两个节目组的不同气质,似乎天然地能吸引不同风格、不同诉求的舞者。北京“舞佳舞”厂牌的创始人冯正和杨文昊,前者是街舞圈元老级人物,荣膺国内外多项顶级大奖;而后者则是国内Wave,Animation风格的第一人,也是有史以来首位在美国取得poppin冠军的华人。

两位大神都已经久不亲下战场:冯正日常都是以评委身份出现,而年少成名的杨文昊早已拥有自己的潮牌,单纯的名利都无法打动他们。

在接触了两个节目组后,他们做出了不同的选择:冯正参与《热血街舞团》,而杨文昊加入了《这!就是街舞》。

冯正在意的是节目能给街舞文化提供的展示空间及形式,以及,对他个人是否具有挑战性。但最终打动他的,是车澈的诚意,除了宴请各大厂牌,车澈还专程单独请“舞佳舞”成员吃饭,并积极听取了他们对节目的建议,让冯正“感受到了节目组的尊重”。

而杨文昊一开始就把《热血街舞团》排除了,“我不想参加团战”。但同时,他对《这!就是街舞》也没多大兴趣对这样量级的大神而言,相比他对舞台的需求,后者对他的需求高得多。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选角导演王一奇专门负责招募杨文昊,第一次面谈就长达5小时,几轮面谈后对方仍在纠结中,一度让节目组非常头痛。直到录制即将开始,杨文昊才在合同上签了字。

最终打动杨文昊的原因,是他能在节目中最大程度地展现old school舞种,让更多人了解和认可old school。

对于实在不想参赛的大神,节目组也想尽办法,至少“刷个脸”。比如,外号Popping大魔王、中国第一个街舞世界冠军黄景行没有参赛,但他在《这!就是街舞》作为特别嘉宾出现。从一开始偶然在选拔赛中露出的身影,之后,涉及点评部分黄景行都会出现。后期的比赛中,黄景行还将担任助演嘉宾。

实践证明,但凡涉及“大神”,节目组不管多么辛苦,他们的努力都会非常有意义。肖杰成为了《热血街舞团》的头号“网红”,杨文昊则成为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招牌,而仅黄景行一人的CUT剪辑视频集合,就为《这!就是街舞》带来了百万级的流量。

当然,如果连邀请刷脸都做不到,那么节目组的最后底线是,我方不得分,对方最好也别得分。贾超透露,节目组曾力邀某大神,但再三努力,说服工作持续到了半夜,大神也没有同意。

但或许是体恤他们的辛苦,临走时,大神表示:“你放心,我不来你们这边,也不会去爱奇艺那边。”从大神的工作室走出来,满天星斗下,贾超长舒了一口气。

对于明星导师的诉求,各家节目组的考量标准很相似,“谁都希望明星能兼具号召力和舞蹈能力,但国内真正的年轻的、有流量的、会跳舞的明星,我觉得总人数也就十个左右。两个节目一口气就拿走了8个,其他三家节目就很难做了。”徐向东直言不讳。

如他所料,经过了这样级别的军备竞赛,战场上只剩了爱奇艺和优酷两大寡头,其余都被淘汰出局。气氛也已经紧张到,场上只要有一点火花就能引爆的程度。

因为选项有限,双方拟定的邀请名单中有重合,加上明星档期紧张,争夺更加激烈。比如张艺兴和吴亦凡原本都在双方邀请的名单中,但张艺兴因为同期参与了《偶像练习生》的录制,不得不放弃两者,而吴亦凡也因为档期原因缺席。

和大神的争夺一样,双方都没得分无所谓,我方失分而对方得分,是绝不能接受的。王嘉尔因此成为了引爆炸药桶的最后一星火花。

2017年12月19日,爱奇艺在微博官宣《热血街舞团》王嘉尔入驻导师阵容。但在此之前,非官方途径早已流传王嘉尔将参与优酷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,甚至还为节目拍摄过宣传片这瞬间就引爆了局势,《这!就是街舞》节目组果断反击,放出了王嘉尔给节目录制的VCR片段,实锤王嘉尔放鸽子。

在各种流言中,无法确定王嘉尔最终转向爱奇艺的原因,有人说是王嘉尔本人的意愿,也有人透露是源于其团队内部纠纷实际上爱奇艺自己也没有透露,在《贵圈》的采访中,车澈说到他和王嘉尔只见过一面,过程很顺利,“基本上召集人都跟我是一拍即合”。旋即被工作人员阻止了回答。

而陆伟对此的回应很见风度。他对《贵圈》坦言,王嘉尔是他继黄子韬和易烊千玺后第三个面见的明星,“见嘉尔的时候,我觉得他是一个艺能感很强的艺人,很符合我的标准,所以我心里是基本已经确定是他了。”

直到正式准备官宣的前几天,陆伟才突然得知王嘉尔不能来了,心情虽不至于“崩溃”,但不得不承认,大家都觉得心血白费了。“当时我们已经跟很多选手做完了沟通,许多人都选择了王嘉尔战队。现在他突然不来了,选手对节目的信任度肯定大有损伤。”他随后找了韩庚紧急救场,组成了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明星阵容,节目得以继续。

随后有消息称,王嘉尔已经被优酷方面“封杀”:如今,在优酷上已经搜索不到王嘉尔的任何相关信息,上传跟王嘉尔有关的视频也会失败,曾经以王嘉尔主打的各种节目,如今的标题纷纷被替换成了“神秘嘉宾”。

《贵圈》向优酷制片人宋秉华求证这一情况,他并未正面回应,只意味深长地说:“在市场上做事情信誉最重要,我们还是要有一个契约精神的对吧?”

经历了长达半年的厮杀,《这!就是街舞》和《热血街舞团》终于在春节过后相继上线,战局也随即从制作战过渡到营销战。

提早开播近一个月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遭遇了很多“意外”:因为种种原因,节目组连连遭受抨击,四位明星嘉宾易烊千玺、黄子韬、罗志祥、韩庚都得到过节目组的声明道歉。而作为制作方代表的陆伟不得不苦恼地接连在半夜给明星写道歉信,以安抚因为剪辑问题引起的粉丝情绪。

而车澈的苦恼主要在于,在互联网时代,他需要接受从导演到“产品经理”的身份转换。“以前是交完片子就算完事儿了,现在还要必须关注这个节目的运营、宣传。”比如近期遇到水军注水等恶意攻击,这个尚未转型成功的“产品经理”的本能反应还是“传统做内容”的那一挂:“我靠!还能这么玩?”

但在这个过程里,他越发意识到:竞争越胶着,越要努力保持“动作不变形”:“竞争会过去,风潮会过,等到三年、五年以后,我希望回头来看这个节目,依然觉得对得起初心。”为此,在知道陆伟频繁道歉心情欠佳的时候,他还特地去慰问了一下兄弟。

他的师父与兄弟,看起来也持同样观点。在后来的一次通话中,徐向东向车澈表示,“两个节目竞争,会引起更大的社会关注,其实对双方都好、对舞蹈也好。推动舞蹈节目被大众认知,才是我们共同的初衷。”

街舞之战至今还在进程当中,没有决出最后的胜者。但也许还有一种可能,在互联网的场域,每个人都可以是胜者

主力战场上,两者势均力敌,各有擅长。截至5月7日18点,爱奇艺《热血街舞团》和优酷《这!就是街舞》点击量都双双突破12.5亿,基本持平。按照目前两档节目的更新期数(爱奇艺更新8期,优酷更新11期)来看,《热血街舞团》动辄过亿的期均播放量遥遥领先。但在豆瓣评分方面,《这!就是街舞》则以8.0的高分轻松反超对手。

对平台来说,两档节目都带来了丰厚的回报,招商均破6亿,创造了迄今网综招商的最高纪录,一定意义上,对未来市场具有指向性作用。“战士”车澈和徐向东、陆伟,也都各有所得在稿件发出前,我们最后一次采访了这次战局中的三位掌舵人,他们谁都认为自己没有输。

优酷《这!就是街舞》已经选出了冠军。“它达到并超越了我的预期”,陆伟回忆这个赛程说。徐向东说自己去家门口的小吃店都发现有人在看这个节目,也知道参加节目的选手,“这个就是真实的,我们赢得了口碑。”

爱奇艺《热血街舞团》的播出进程也已经过半,车澈每天依然忙碌地穿梭在后期机房和会议室之间。“互联网已经进入超级网综竞技时代”,他没有赋予这个节目更多意义,战争已经是全面化和常态化了除了街舞节目,爱奇艺今年还会在机器人题材、练习生题材的节目与优酷、腾讯视频同台打擂。

他也宣布了胜利,“不论是外界、投资方、平台对节目的认可,还是我们制作者是否忠于内心,最重要的就是,我们没有输。”

舞者们更都是赢家肖杰在参与节目后名声大噪,商演邀约多了不少,还意外获得了广告代言;苏恋雅终于完成了妈妈的期待,让她看到了自己在镜头里最美的样子;冯正带着他的舞团战斗到了最后,疲惫不堪也骄傲无比;杨文昊通过努力让更多人认识了old school,同时他的潮牌也因为节目成为“爆款”;何展成成为时装周、电音节新宠儿,其厂牌出场费已经高达百万;众多选手自创的舞蹈工作室生意更是翻了十倍……

但最重要的是,和之前的嘻哈一样,街舞通过网络平台浮出地表,让每一个人正视青年亚文化的存在与效应。

网站栏目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
随机文章
copyright © 2016-2017